大排查后挨骂情况好了很多

志愿者入户调查

陈斌供图

长江日报讯(记者韩玮 通讯员刘冬生)“‘千手观音’不容易,社区的事杂且多,人少,人人都是三头六臂,啥事都得顶着。”一周前,武汉天兴洲道桥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安全保卫部部长、综合工作部副部长陈斌,在自己的下沉社区日记上写下了这句肺腑之言。在洪山青菱街黄家湖社区已连续下沉支援6天,他也用6篇日记记录下基层“千手观音”的不易。

自2月9日起,他与公司其他24名同志一起,下沉到洪山区青菱街的4个社区开展援助。他所在的黄家湖社区辖4所大学和福星惠誉东澜岸小区,服务8万人。

社区的9名工作人员中,8人是女同志。陈斌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给小区业主打电话,了解健康状况。陈斌发现,部分居民中对目前封闭小区等政策还是存在一些抵触情绪,“社区工作人员虽然受了很多委屈,压力非常大,但是接听居民的电话都是心平气和,耐心十足。”

他还协助社区网格员维持附近超市的秩序,提醒小区居民不要扎堆,自觉排队,戴好口罩,向他们宣传防疫知识。

陈斌经常是上午在超市维持秩序,下午打电话询访居民健康状况。一个下午,三人小分队共询访近200户,为了避免上厕所耽误时间,他控制饮水,200多人问下来已是口干舌燥。所幸的是没有发现发烧居民。

自腊月二十九起,社区的女同志们就没休息过,其中两位担心回家可能传染家人,干脆住在社区。

小区共分13个网格,每个网格都有500户左右居民,按要求必须不漏一户,不掉一人,筛查发热病人并及时送医。17日起,陈斌加入入户调查,公司也增派了人手。他所在的网格共6栋楼14个单元462户。“全副武装”做好防护后,他从楼顶开始,一个门一个门往下敲。“老人们喜欢开门,但不爱戴口罩,我们就跟他们反复叮嘱开门前戴好口罩。”下午4点半,网格员小许才有时间吃一桶泡面当作午餐。

・ 日记摘编 ・

2月9日

农历庚子年

正月十六

星期日 睛

接近中午,接到公司关于驰援黄家湖社区的通知。武汉关闭离汉通道,全城空空如也,路上花费时间倒不是很多。只是经历了过去的车水马龙,陡然间如此空旷,心里别样滋味顿时涌上心头。

我们的第一份任务是给社区一个小区业主打电话,了解健康状况。

打电话当然不难,但如果一开口便问对方,常常会引起对方的警惕,于是改变策略,不等对方开口,抢先介绍这里是黄家湖社区,态度于是立马好了许多。

几点感受:

1.“千手观音”不容易。社区的事容易做,但事杂且多人少,人人都是三头六臂,啥事都得顶着。

2.只能说是基本防护。除了口罩,再就是手套。防护服虽然网上和电视上看到有的社区有,但这里没有看到,大家都是这样冲在前面。没办法,尽量做好自我防护。

3.简单。简单的事,如果重复着去做,往往也不简单。口罩隔音,说话声音一要大,二要发音尽量准确,三则是需要一些体力,四是尽可能控制不喝水,免得上厕所。

2月10日

农历庚子年

正月十七

星期一 小雨转阴

今天的任务是协助附近超市维持秩序,提醒进入顾客不要扎堆,自觉排队,戴好口罩,外加防疫知识宣传。

东澜岸里面的超市不大,却开着。如果关了,小区一千多户居民的吃喝将成大问题。

顾客早早排好了队。虽然防疫宣传早就深入到每一个角落,但还得反复提醒大家拉大距离。对于提醒,绝大多数顾客还是能够虚心接受的。

社区负责周边4所大学和一个大型居民区,但目前只有8名员工在岗,连轴转就是她们的工作常态。下午,最里头的那位网格员差点崩溃,起因是有位发热居民不愿前往医院,声称除非社区保证他不被感染。女同志满腹委屈,但这时似乎没人帮得上忙,短暂平息一下情绪后,她又苦口婆心地做起了对方的工作。

刚上班时大家都保护得比较好,但一忙起来,可能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个人防护有缺失现象。一线人员,请多珍重。

2月11日

农历庚子年

正月十八

星期二 阴

今天的工作像是对前两天工作的一次总结,上午超市维持秩序,下午电话询访居民健康状况。

超市10点准时开门,门口比昨天排得长,大多数人是比较听招呼的。

可能是等待时间太长,有几位顾客吵嚷着,要求超市多放几个进超市去。这当然不行。特殊时期,大家出来一趟不容易,进去的自然大包小包采购一大筐。

有两人进去一番采购出门后,便大发牢骚,说超市服务态度差,要向店长投诉,肇因似乎是不愿接受特殊时期的这些约束。

本以为这事就这样完了,不一会,守在超市门口测体温的员工找了过来,借小分队的酒精给她身上消消毒。

原来,刚才有人拉下口罩。据这位员工介绍,超市酒精早就用完了,现在她们每天只能用84消毒液消毒。

2月15日

农历庚子年

正月二十二

星期六 雷雨转大雪

几乎每天总能碰到一些秀下限的人,每天也总能看到一些让人心动的闪光。

按统一要求,今天小分队三人套上了防护服,尺码有点小,穿在身上绷得紧紧的。

据社区的几位女同志讲,她们自腊月二十九起就没休过班,有两位同志担心回到家里可能传染家人,干脆住在社区。

这边让人感动,另一边却让人愤怒。上午值勤途中,发现一中年男子口罩拉了下来,叼着烟,拎着生活物资大摇大摆一路走过来。上前劝说,既不回答也不回头,依然故我。

没多久,值守37和38栋间的小区门口也传来争吵声,原来是值勤门卫要按规定查看一位业主的出入证,结果那人不依。

回到社区,一位女工作人员也倒苦水,说网格里总有那么几个人根本不理解,尽管眼下非常特殊,事情非常多,他们还尽说风凉话,提种种非分要求。

生活就是一枚硬币,有好的一面,就一定有不好的一面。

2月16日

农历庚子年

正月二十三

星期日 晴

今天只做了三件事:挨骂,挨骂,接着挨骂。

今天任务是封锁小区出口。

雨雪之后,太阳终于爬上来了,小区门口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居民,自然是种种理由要求外出的。有的居民解释几句,虽然不大愿意,但最终还是按照社区要求通过网上平台采购物资了,但上午下午总有那么几位,张口就是一个月没出门了,积极配合疫情控制工作这么久了。言外之意,今天这次非出门不可。有的就差点破口大骂,有的话贼难听,指桑骂槐。

此前报名时虽做了这方面的思想准备,但一些居民的言行还是远超意料,你晓之以理他更强词夺理,你动之以情他更蛮横无情。有的把矛头对准了物业,声称这是物业故意刁难,扬言下次收物业费时等着瞧。

一天下来,不知被居民骂了多少回。开始还想争辩几句,后来就懒得争辩了。

下班时接近晚上7点,社区大厅依然灯火通明,四名女同志正在为明天的入户调查做准备工作,有两位女同志担心完不成,已经连夜上门。

2月17日

农历庚子年

正月二十四

星期一 晴

问:谁啊?

答:志愿者!

这是今天重复最多的对话。

按照要求,今天必须完成小区全部4663户和四所大学的入户调查。入户调查的同志全部换上防护服,戴上防护手套,防护眼镜或眼罩,并做好全身消毒。

有网格员昨晚就开始入户调查了,我所在的网格员担心晚上穿着防护服出现在别人家门口,可能会给居民太大心理压力,所以决定哪怕再难,也要放到今天白天完成。

按照原定方案,我们从顶楼开始往下敲门,尽可能走楼梯。坐电梯尽量用笔头摁键,其间尽可能不触摸里面的任何物体。话虽这么说,但敲门时,担心里面的人尤其老人听不到,只能用手拍。

晚上看了一天的步数:15457。

相较于前一天的挨骂,今天情况好了很多,绝大多数居民对于入户调查积极配合,也很热心,唯一需要不断提醒他们的是,开门前请戴好口罩,开门前请戴好口罩,开门前请戴好口罩!

(长江日报记者韩玮整理 通讯员刘冬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