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湖北已有超3000医护感染 武汉曾通报1月16日之前无医护感染

中央指导组在发布会上表示”不可否认,在这次疫情发生的早期,主要是今年1月份及之前,湖北省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其中40%是在医院感染,60%是在社区,均为湖北当地的医务人员,而且大都是非传染科的医生。“

由于前期诸多因素,新冠肺炎防控在医护感染问题再次重蹈了SARS覆辙,疫情高发区的湖北已经出现了3000多名医护感染,且发生在1月份及之前。

3月6日,在国新办举行的疫情防控救治进展情况新闻发布会上,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表示,迄今湖北省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其中40%在医院感染,60%在社区感染,均为湖北省医护人员,均为非传染科医生。驰援湖北省的4万多名医护人员,到目前没有感染报告。

“不可否认,在这次疫情发生的早期,主要是今年1月份及之前,湖北省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其中40%是在医院感染,60%是在社区,均为湖北当地的医务人员,而且大都是非传染科的医生。如果说原因的话,我觉得初期是大家对病毒的认识还不足,防控知识缺乏。在这次疫情防控中,也有多位医务人员因为感染发病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让我们所有的人都为之惋惜和悲痛。”丁向阳表示。

回头来看,截至1月16日,湖北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武汉当地官方通报仍没有医护感染病例出现。

医护感染早已出现

疫情信息的不透明,不仅给公众提前预防带来了困惑,也给战场上的医护人员生命带来了威胁。

2003年,在对抗SARS的医疗战场上,医护人员感染比例达20%,累计近千名医护人员感染,其中SARS死亡人数中有三分之一是医护人员,这场伤亡至今让医疗界痛心不已。

一位曾参与SARS抗疫的一线医护人员对第一财经表示,2002年11月,广东发现第一个SARS病例后,不久即出现了大量医务人员感染,一些优秀的医务工作者为此献出了生命。但医院感染信息监控网在关键时刻,却没能把这些感染信息及时通报给其他医疗机构,面对突入其来的输入性SARS感染,医院感染管理机构和医务人员由于无法及时准确地获取这一新型传染病的病原学、临床特点、传播方式和防治方法等信息,所以在防护上显得束手无策,导致刚开始在预防和治疗措施上有很大的盲目性。这是导致北京及其他省市众多医务人员感染的重要原因。

在新冠肺炎的医疗战场上,医护感染聚集且高发于一月份及之前。1月20日之前,有关新冠肺炎是否“人传人”还停留在传言状态,这个关键信息的不透明,最终让医护人员没有逃脱SARS的覆辙。

“在不知道人传人之前,我们跟过去一样上班,没有进行特别防护,也没有防护设备,特别是在二级及以下的医院,三级防护用品基本没有,只有传染科会备一些,不过也不多。”武汉市医疗机构的医务人员表示。

而后期驰援湖北的4万多名医护人员,在已知疫情的高风险之后,他们躲过了被感染的风险,通过到位的防护,无一名感染。

医护的感染其实早就开始了,比如李文亮就是被公众所知的较早被感染的一位医护人员。不过,对于一月份甚至于之前的医护感染数字,一直没有公布于众。

最早公布医护感染的是在2月14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绍,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确诊病例1716例,占到全国确诊病例的3.8%,其中有6人不幸去世,占全国死亡病例的0.4%。其中湖北省报告了1502例医务人员确诊病例,占全国医务人员确诊病例的87.5%,武汉市报告了1102例医务人员确诊病例,占湖北省医务人员确诊病例的73.4%。

事实上,2月7日,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发表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治疗中心彭志勇为通讯作者的文章“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138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CInfected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文章采取回顾性研究的方式,统计了2020年1月1日至1月28日收治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138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回顾性临床数据,发现 41%(57例)为院内感染,其中29%(40例)为医护人员、12.3%(17例)为住院患者。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早已以论文形式展示了医护感染情况。直至2月17日,《中华流行病学杂志》刊发一篇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把3019名医护感染的数据公布于众。该论文指出,在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诊治服务的422家医疗机构中,共有3019名医务人员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1716名确诊病例)。感染以及防护失败的具体原因仍有待深入调查。

对于1716和3019两个数据的差异,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此后在央视接受采访时表示,疾控中心公布的医护人员感染数据来源于直报系统,该系统只会显示感染病例的身份和是否感染。也就是说这3000多人是以医护人员的身份感染的。这里要区分一下,有些医护人员是在医院、在工作岗位上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还有一些医护人员可能是在家庭或社区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所以不能说这些医护人员都是在工作岗位上被感染的,不能说这些人都是由于防护不到位而造成了感染。当然,在早期确实存在很多因为防护不到位而感染的医护人员病例。

武汉此前通报:1月16日之前没有医护感染

现在回顾来看,虽然一月份及之前已经出现了3000多名医护感染,但此前武汉官方也曾通报,截至1月16日并无医护感染。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王广发1月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在1月中旬去武汉参与疫情防控工作时,根据当时掌握的资料,没有明确的证据显示有人传人。特别是医务人员的感染。

武汉市卫健委去年12月31日首次对外通报:“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称,“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自2020年1月3日以来未发现新发病例。目前,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这41例的数据一直维持到1月16日的相关通报中。换言之,按照武汉市卫健委通报,1月12日至16日,武汉没有新发感染病例。

直到1月18日凌晨,武汉市卫健委称,截至目前,我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5例,新增4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直至1月20日,钟南山院士首次披露武汉有14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1月21日,针对首次被公开披露的14名医护感染情况,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称,交叉感染源于脑神经外科一病人,而不是在传染科。脑神经外科忽视了这位病人入院前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做完手术后病人出现发烧,这时1名医生和13名护士已被感染。

“这个教训很深刻,与我们对这个病毒的危害和传播的认识,从一开始没有达到这么高的等级有关。”周先旺当时称。

由于疫情持续扩散,国家卫健委21日起通报全国新冠肺炎数据。1月22日起,武汉市卫健委不再通报疫情数据。